真的快要變成余祥銓了。

眼睛都快瞇起來了,然後眼睛又很痛,不知道為啥眼睛很不舒服。明天要口試,還沒有準備的很好;今天晚上的報告,也沒有表現得很好。很懊惱為什麼不多準備一點,但現在在懊惱也沒啥屁用。總之就是很矛盾的一個人,又懊惱又知道自己不該懊惱。

Mother Fucker....

真的是頭很痛得快死掉了。

zooRona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