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技術的人,是無法擁有全球觀的。
唯有Mind,才是人能夠和人和諧互動,互相了解,最重要的元素。
有Mind,才有了文化,才有了愛,才有了整個世界觀。

社會上有許多事情,不是有錢才有能力辦到的,也不是有權勢才可以辦到的。嚴長壽先生舉了當他年輕的時候,在台灣辦簽證的問題。當時台灣人要到很多國家,都必須要大排長龍的去辦簽證,造成了觀光客的不方便,以及減少大家的興致。 這不僅僅是對觀光上不方便,當外國人想要來到台灣,他所需要的繁雜前置的官僚作業,是降低大家來台灣觀光的重要因素。嚴長壽先生因此主張廢除掉一些不必要的作業,讓台灣在給予簽證和辦簽證上都能夠比以往快速。這種服務民眾的心態,也就是能夠台灣能夠透過觀光走出國際最好的證明。

在演講中提到當初Disney Land為什麼沒有來台灣興建,嚴長壽先生講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:當時的台灣,土地勞工都比日本便宜;但是最重要的,Disney Land所想要的,是一個一到日都有民眾來遊玩的場所。台灣的消費能力和人口都遠遠不如當時的日本,這也是為什麼後來Disney 決定將亞洲第一個據點設在日本東京的原因。

在演講中,嚴長壽先生明確的指出,旅館是整個觀光產業的最下游。旅館業者所需要做的,不僅僅是提供好的硬體設施給消費者,其中最重要的還包含了心態。如果服務業的心態是以消費者的角度來看事情,很多愚蠢的舉動就可以避免掉了。例如:旅館大量進駐台東知本造成生態破壞。台灣的觀光產業所需要的,是一個international brand來帶領,來台灣深耕。演講中,嚴先生提到,當國際知名的事物,和台灣有所結合,大家不需要透過外交來認識台灣,可以用觀光產業走到國際社會上。當我們的競爭力在國際上,不單單只有是工業技術讓人刮目相看,而包含了觀光,文化等等,這樣的台灣,才是在國際上有競爭力的。台灣所需要的不只是金錢外交,也不需要做小國外交,要做就要做到【大國外交】,用非外交的力量,讓大家都重視我們,都認同我們,自然而然台灣人就會引以自己的土地為傲了。

觀光事業不單單只是一個服務的行業,而是一個用心的行業。嚴先生說了一句很有趣的話:【It is not about money,. It is about mind.】我們現在欠缺的,是一顆帶有文化素養,帶有服務大眾的心去對待所有人。如果我們可以深深的感動別人的心,自然而然他就會願意在我們這邊長居,消費,觀光旅遊,我們不必捧著大量的硬體建設去吸引別人,我們可以靠心中的感動,來打動所有的消費者。嚴先生提到一個重點,我們不能只靠設備,只靠硬體,沒有服務,我們哪裡來的獨特的價值呢?

嚴先生認為台灣的文化產業是台灣的未來。台灣雖然在世界上外交充滿困境,但是在其他技術上,我們並不會落後別人太多,我們有一個好的土地,我們也有好的教育,我們現在欠缺的是時間和環境來提升我們的文化素養。我們不僅僅是要和我們的邦交國做朋友,我們要和美國做朋友,和英國做朋友,和大陸,和世界各地的人做朋友。他指出,教育是一個可以帶領台灣走向世界的好工具。我們,身為知識份子,不能夠只知道八卦新聞,我們必須走向世界,我們需要用更廣更高的視野,去看未來,而不是拘泥於眼前的計畫。

他指出美國和英國,以前在台灣,提供了許多讓台灣大學生出國的機會,出去認識新朋友,出去認識它們的土地。嚴先生認為台灣也是可以這樣做的,我們有對我們的國家要有長遠的規劃,用大格局來看台灣,看自己的未來。我們不能只想到現在要賺錢,五年後要賺錢,而是應該將人和整個生態一起考量,對社會和環境最好的規劃。嚴先生指出,我們不需要在西湖的印象西湖,我們也不需要台東有一堆的車潮,我們只需要一個可以沉澱自己心靈,放空自己的好地方。人類不需要和大自然互相鬥,我們要學會和環境共存。

針對學生們的問題,嚴先生也提到了,年輕人在想到要做甚麼的時候,就要勇敢去追求。It is not about time, but passion.我們不要認為幫助別人是有錢人的事情,是有權位才能做到的,我們可以在任何時候都去做到幫助別人的。成就感並不是在於你完成了多少你份內的事情,而是你完成了多少你份外的事情,當我們在追求技術和學術上的成就時,也不能忽略我們對文化的素養。台灣的教育需要培養一個,有內在有文化素養的人,而不是單單的是技術上的成就。

最後,嚴長壽先生為他的演講做了一個總結,態度可以讓一個人做改變,這和設備多好,錢有多少無關,一個能讓人感動的事業,一個能讓人感動的人,才是最好的,才是最能引人注意的。

zooRona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